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inghelp2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其他

日期:2020-10-14 11:00

微电影《海公子》是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耿雪的毕业作品, 虽然它只是一部时长12分钟的动画电影, 但在2013年一经展播, 在电影界和美术界都取得了较好的声誉和反响。时至今日, 这部微电影依然在豆瓣等电影专业网站被广大观众津津乐道, 拥有很高的评分和观众评价;学术界也对这部电影进行了及时的关注和解读, 尤其是学者郭红梅的《素手瓷光:关于耿雪的〈海公子〉》一文, 从这部微电影的形式语言和女性意识, 深刻而全面地解析了《海公子》在思想艺术上的特点。对于这部微电影, 互联网的评论流于随意和感性, 学术界的评论又过于专业和高深, 而且受体主要针对电影观赏者。“分析一部优秀的电影, 可以为电影、电视编导行业的学习者提供一个范本, 让大家学习如何通过影像和声音讲故事、建构主题、与观众发生情感沟通和共鸣。”[1]正是基于此, 本文拟从电影视听语言的角度, 对微电影《海公子》的故事、叙事、镜头、用光和声效进行分析。

一、故事题材:文学资源的挖掘与利用

《海公子》取材于同名短篇小说, 是古典文学名著《聊斋志异》中一个短小的故事。故事主要讲述一个姓张的书生到东海古迹岛游玩, 邂逅一个美丽的红衣妓女, 并与之交欢。后来一条叫做海公子的大蛇出现, 妓女不见了。张生藏在树干后面, 被大蛇缠裹并捅破鼻孔, 鲜血流淌一地, 大蛇吮吸张生的鼻血。张生用腰间荷包中的毒狐药混合在鲜血中, 大蛇就掌吸食, 被毒药毒死。张生得以侥幸捡回一条性命。[2]

大蛇成精变人的故事在中国古代文学艺术中多有表现, 中国人对美女蛇的故事耳熟能详。据考证, 小说中的古迹岛即是今天崂山东侧的车门岛, 作者蒲松龄曾经和他的朋友在此游历, 回去之后写下了《崂山道士》等著名的短篇小说。虽然《海公子》在《聊斋志异》中并非名篇, 但它的创作和其他篇章一样, 是“蒲公游崂获闻后, 据其风动影移, 重作构思, 加以演绎, 细笔勾勒, 润之丹彩, 创作出这叙事宛转、细节生动的传奇篇章”[3]。导演耿雪在接受媒体访谈的时候也认为, 虽然《海公子》篇幅不长, 但故事精彩, 在短短五百余字之间, 建构了一个暗藏杀机的志怪故事。

耿雪对《聊斋志异·海公子》故事题材的运用, 可以说是电影创作中对文学资源的挖掘与利用的典范。新世纪以来, 中国电影缺乏富有创新的作品, 曾经一度陷入到创作的低潮。声名显赫的第五代导演尤其如此。1993年, 陈凯歌根据李碧华的同名小说《霸王别姬》, 拍出了自己的代表作, 该片捧回了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 赢得了世界级别的电影荣誉, 它对文学资源的利用和改编至今让人津津乐道, 成为中国电影史上近乎完美的作品。1994年, 张艺谋根据余华的小说《活着》, 也拍摄出了蜚声世界的电影, 这部电影获得了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 主人公福贵的扮演者葛优也成为戛纳影帝, 导演张艺谋在这部电影中放下了他擅长的视觉美学, 形式让位给内容, 忠实于艺术创作的基本规律, 利用文学资源, 创造性地改编了小说《活着》的故事情节, 讲述了一个普通人的一生, 史诗般地用一个普通人的故事描绘了风起云涌的时代。导演冯小刚也是充分利用文学资源的典范, 2012年, 他根据刘震云的小说《温故一九四二》拍摄的电影《一九四二》, 也让同行刮目相看。冯小刚早年的电影, 尤其是贺岁片, 商业性太强, 过于迎合观众的审美趣味, 所以常常是叫座不叫好, 在艺术上并没有收获太多荣誉。但《一九四二》因为紧紧抓住小说中的“饥荒”这一元素和民族的反思, 很好地把握了商业性和艺术性的结合, 主题是灾难, 但全片风格呈现的是温暖的人性之光, 给人以希望和力量, 因此获得了香港电影金像奖。但这些国际知名导演随着电影风格的形成, 逐渐疏离了文学, 他们也随之才思开始枯竭。随着中国电影票房的井喷, 大量资本涌入电影市场, 电影数量也在膨胀, 但质量却泥沙俱下, 有的电影制作周期大大缩短, 出现了所谓的“IP电影”、“小鲜肉电影”、“综艺电影”等等。电影制作艺术门槛降低, 电影导演们在电影的资本浪潮里剧烈摆摇。张艺谋导演拍摄的《满城尽带黄金甲》虽然也取材于经典文学名著《雷雨》, 但对原著的利用显得不够用心, 剧本打磨粗糙, 给观众的陌生感不足, 创新精神不足, 导致票房尚可, 但口碑不佳, 沦为了爆米花电影。冯小刚导演的电影《夜宴》, 故事情节模仿外国文学经典名著《哈姆雷特》, 而王子复仇的题材已经被世界上很多很多电影导演利用, 《夜宴》对这一经典题材的利用显得过于简单, 模仿痕迹明显, 加之过于强调形式, 这部电影让观众失望。而耿雪这样的年轻艺术家, 在完成她的硕士毕业作品阶段, 能把目光放到了中国传统文化, 放到了中国古代经典小说, 在古代文学资源中寻找题材, 并用现代人的眼光和年轻艺术家的创新精神加以处理和利用, 成功地拍摄出了令观众扼腕叫绝的《海公子》。耿雪也不讳言, 她是受到了日本文化之细腻和精致的影响, 把要表现的东西想得特别透彻, 然后用特别的方式去呈现, 要想创造出日本风味的美丽的想象和空间, 而这种所谓的日本风格其实也是中国古代尤其是唐宋审美趣味的沿袭。《海公子》虽然只是一个微电影, 只有短短的12分钟, 然而它所达到的艺术的高水准却是文学、电影、美术界公认的。微电影《海公子》开发利用文学资源的成功范例, 可以为电影界提供启迪, 重塑中国电影人的文化自信, 提醒他们在创作上山穷水尽的时候, 在艺术想象力方面江郎才尽的时候, 不妨回回头, 到古代文学经典中寻找灵感;尤其是部分影视编剧们抄袭成风, 在粗制滥造的抗日神剧和穿越剧、玄幻剧和伪历史剧层出不穷的恶劣创作生态环境中, 微电影《海公子》不失为一股清流。

值得一提的是, 耿雪在改编小说《海公子》时, 并没有完全遵循《聊斋志异》的风格, 而是采用更加现代的女性视角来加以处理。蒲松龄在创作整部《聊斋志异》时, 有很强烈的男权意识, 多数作品可以说是一个古代书生的白日梦, 女性大都只是男性的陪衬和情爱对象, 只是男性眼中的一具美好的人体和可以释放情欲的工具, 并没有独立人格和独立意识。当然, 《聊斋志异》作为中国古代文言短篇小说的经典, 内容丰富, 篇什将近五百篇, 自然有少数小说除外, 如《张鸿渐》、《娇娜》、《商三官》、《黄英》等少数篇章, 在男女关系、婚姻爱情方面, 蒲松龄也塑造了一系列悖逆传统礼教、表现女性自觉意识的女性形象, 娇娜和孔雪笠患难相扶, 黄英凭借自己的智慧贩卖菊花振兴家业, 一定程度上也体现出蒲松龄女性意识的觉醒;我们当然不能苛求蒲松龄, 女性意识和妇女解放是他死之后两百来年才有的观念, 脱离现实拔高蒲松龄的思想层次, 这本身也不属于科学的范畴。[4]《海公子》同样如此, 虽然红衣妓女只是风尘女子, 但不至于轻浮到初次见面没有太多铺垫就和张生发生肉体之欢。至于张生因为与红衣妓女发生性关系导致海公子的伤害, 则赤裸裸地是中国古代文化中男性对性爱既爱又怕的焦虑心态的体现。耿雪用现代女性视角对此加以处理:一是张生和红衣妓女之间存在情感因素, 生死存亡关头张生依然不忘带走破碎的红衣女子面容的瓷片;二是男女交合的场景中, 频频出现男下女上式的性交体位, 表明了女性在两性关系中的主导地位;三是耿雪在接受访谈时认为作品中的海公子可能是大蛇, 也可能是红衣女子, 还有可能是张生心中的魔障;四是其中的情色内容基本上呈现出愉悦美丽的状态, 和性别对抗没有太多关系。

二、叙事:古典模式叙事结构

“古典模式叙事结构源于剧场, 它有惯例而无规则, 基于主角间的冲突。这种叙事结构始于外在的冲突, 这个冲突会随戏剧动作与场景逐渐开展而更剧烈, 与此无关的细节全被剔除或被视为偶发。主角和反派一路攀至冲突高峰, 有人赢, 有人输。结尾故事告一段落, 生活归于正常, 动作也完结。”[5]在微电影《海公子》中, 可以粗略地认为:张生是正派角色, 海公子和红衣妓女是反派角色。张生与红衣妓女相见甚欢, 于是发生性关系;红衣妓女是跟随海公子而来, 属于海公子所有, 所以, 从逻辑上推理, 张生占有红衣妓女, 其实是染指了海公子的利益。这里形成了第一个冲突, 按照古典的叙事模式, 属于铺垫阶段。红衣妓女温婉可人, 甚懂风情, 宽衣解带, 和张生发生鱼水之欢, 两人正在颠鸾倒凤难分难解之时, 大蛇海公子出现, 红衣妓女闻声而逃, 张生慌乱中只能躲在大树之后, 但还是被海公子发现, 连人带树, 死死地缠了数匝。这属于古典模式叙事的高潮阶段, 正派角色面临死亡考验;按照叙事模式发展, 高潮阶段一定得有情节的逆转。张生被大蛇海公子捅破鼻孔, 鲜血流淌在地上, 供海公子吸食。张生自认为必死无疑了, 突然想起腰间的毒狐药。故事在此发生逆转, 转向了一个新的方向。张生把毒药放在手掌中, 与鼻血混在一起, 给大蛇海公子吸食, 果然海公子因此暴毙。冲突解决, 叙事模式进入结局阶段。张生回到家中, 大病一场, 一个月之后才康复。根据古典叙事模式, 最后一个镜头应该总结前面的内容, 给出一个哲学思考, 抑或给出一个人生的经验教训。张生病好之后, 神志恢复正常, 他怀疑那个红衣妓女也是蛇精。张生的故事告诉观众:性是美好的, 但也是危险的;最美丽的风景里面藏着杀机。

综观全片, 结构十分清晰:有铺垫, 有高潮, 有结局;故事遵守线性时间顺序发展, 来龙去脉交代得十分清晰;有情节点, 有激烈冲突, 有大转折, 有哲学总结, 叙事细节丝丝入扣, 非常精致。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微电影《海公子》属于典型的成功的古典叙事结构模式。本片导演耿雪是陶瓷专业的硕士研究生, 但她对电影也多有涉猎, 喜欢观赏希区柯克、黑泽明等电影大师的作品, 为了拍摄这部微电影, 还对电影大师们的作品进行了细致的解读。耿雪十分诚实, 她从不讳言自己在电影剪辑方面的不足, 坦言请了剪辑方面的专业人士帮助完成这部作品。导演终归是电影的灵魂, 尤其是微电影, 完全不同于好莱坞电影工业的制作流程, 导演在其中处于至关重要的位置, 决定了微电影的风格和品质。所以说微电影《海公子》是耿雪的独立作品, 相信不会有歧义。

更加难能可贵的是, 耿雪在拍摄本电影时, 不像许多年轻艺术家, 为了标榜自己的独特而标新立异, 有时候追求个性过了头, 变成哗众取宠, 曲高和寡, 被观众用脚投票, 无情地抛弃。“正像哲学家维特根斯坦所提出的家族相似理论一样, 种种的传统形成了一个家族, 他们彼此相似而又有所不同;这个家族体系是开放的, 成员不断地丰富, 范围也不断地扩大;旧的形式通过人们有意识地选取和利用, 形成新的传统。”[6]耿雪一方面使用古典叙事结构, 这是世界电影的主导方式, 观众接受起来没有任何障碍;另一方面, 耿雪又结合自己的专业特点, 从女性艺术家的角度, 对小说《海公子》进行了取舍, 把原著中蒲松龄传达出来的中国人对性的又喜欢又恐惧的矛盾态度摒弃掉, 仅仅是用小说《海公子》的故事情节为载体, 以此来探索更加纯粹的艺术表达语言。“《海公子》综合了多种媒介, 我尝试了一种新的媒介来表现瓷——用动画电影短片来重新让瓷的雕塑活起来, 这种‘活’不只是‘活动’的意思, 而是强调有新生命力的一种创作方式。”[7]耿雪在通俗的古典叙事的掩护下完成了精英艺术家对精致的纯美艺术的追求, 体现出不凡的审美趣味。

三、视听语言:精致的冰冷与惊悚

在微电影《海公子》中, 电影镜头的使用是全面丰富的。电影一开始的序幕阶段, 使用的是大远景, 构图内容包括主要人物张生和妓女, 他们分居画面的九宫格分段线上, 一艘小船从画面底部进画;在水雾飘渺中, 镜头切换至全景, 裸体女人像出现, 画面切换到中景, 裸体女人的乳房流出清水, 眼眶中飚出红色鲜血。这段时长约1分30秒的序幕, 进行了多次镜头切换, 镜头语言流畅自然, 基本上交代了整个故事的人物、环境和主题, 甚至在影片正式开始之前, 用闪回的方式呈现了男女交媾的全景画面, 第一次设置了电影的情节转折点。如前文所说, 电影包括铺垫、高潮和结局三个部分。在铺垫部分, 主要使用全景镜头交代故事的发生:张生欣赏岛上美景, 饮酒为乐;红衣妓女出现, 二人相见, 情投意合, 于是行云雨之事。此处使用全景和中景镜头, 让人物平分画面, 营造出轻松浪漫的空间。在高潮部分, 二人身体交合, 翻云覆雨, 此处主要使用特写镜头, 反复渲染男女之欢;在构图上, 红衣妓女处于主导位置, 用她的视角展开叙事;大蛇海公子出现, 依然使用特写镜头, 营造出紧张的氛围, 对大蛇的头部、眼睛和牙齿进行重点描写, 刻画出大蛇狰狞得令人恐惧的头部细节。结局部分, 张生以药毒死海公子, 冲突缓解, 镜头回到中景;张生苏醒过来, 大蛇已死, 镜头回到全景;电影结束, 字幕出现, 镜头重回全景、远景、大远景。

微电影《海公子》在布光上也煞费苦心。全片的影调比较明亮, 属于高调的风格, 这样的处理显然是导演耿雪刻意为之。按照故事题材, 内容应该是比较惊悚的, 不适宜使用高调风格, 但这是一部微电影, 而且是提线人偶动画, 耿雪的表达重点并非故事情节, 而是探索“瓷视觉”。“《海公子》的拍摄中, 混合了两种拍摄方式, 常规影视摄影与定格 (逐帧) 拍摄。拍摄针对瓷的材质而特别布光, 实验了电影用光与瓷材质的特殊光感的互动, 试图通过光与影讲述一个中国古代志怪故事, 展现一个凛冽而鬼魅、光影流离的瓷质世界。”[8]瓷与光的互动才是耿雪的兴趣所在, 所以她选择了高光。当然, 影片也并非全部高光, 海公子出现的场景, 是全片的高潮, 也是最为惊悚的部分, 画面开始使用阴影, 阴影代表邪恶和未知, 预示着主人公张生的危机出现;尤其是森林的场景, 影调变暗, 营造出令人恐惧的效果。

微电影《海公子》的音效凸显了浓烈的中国风格。这部电影使用的是默片电影的方式来表达, 在关键信息的传达上, 使用字幕提示。如一开场, 画面就打出字幕:“东海古迹岛, 有五色耐冬花, 四时不凋, 而岛中无人居, 人迹罕至矣, 登州张生好奇, 喜游猎, 自掉扁舟而往。”这段文字选自《聊斋志异·海公子》原文, 交代了人物、环境、起因等要素。字体使用中国书法中的行书, 而且是繁体字, 采用中国传统的竖行排列和从右到左的阅读方式, 透露出浓浓的中国风格。此时的音效是大海的波浪拍击沙滩声。接着涛声隐去, 箫声响起。这种中国古代传统乐器的声音特点是幽暗哀怨, 如诉如泣, 令人神伤。神秘的箫声与水雾缥缈的画面相得益彰。在电影中, 耿雪还充分探索和利用了瓷的声音。耿雪和她的拍摄团队实验了瓷器碰、刮、擦、敲、磨等声音效果, 有效地控制声音的强度和节奏, 并巧妙地运用到电影中。虽然我们通常会认为音效只是为了营造气氛, 把其当成控制观众接受电影信息的手段, 但我们不能不重视的是音效本身也具有象征意义, 也能独立地成为审美的客体, 也能独立地表达情感。“借助音影平行, 我们最终感受到的只是心灵的真实。这部影片最动人的时刻恰恰是语言与影像描述同一件事的段落。声音不是用来填充影像表现的事件, 它是对事件的渲染和扩展。事件的真实含义恰恰因为声音与影像的交错释放出来, 影像才获得了如此激动人心的力量。”[9]微电影《海公子》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把人物自身敲击瓷器发出的声音当成人物语言和对话, 神奇地实现了“无声电影”到“有声电影”的过渡。在这部电影中, 声音不但具有传情达意的作用, 而且具备了独立的审美效果, 创新精神十足, 导演对声音的处理令人称叹, 在国内外观众中产生了较好的评价。张生和红衣妓女彼此试探和调情, 最终顺利实现了男女之间的肉体交合, 此时瓷的声音清脆悦耳, 含蓄而美好, 宛如男女之间的款款情话;海公子其实是一条大蛇, 而大蛇历来都是文学艺术中的代表着危险和邪恶的文化符号, 当海公子在丛林中逶迤而来, 低频率的音效配合着恐怖的画面, 气氛瞬间紧张起来, 瓷的声音变得焦锐刺耳, 令人不安, 声音暗示着张生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 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变成血腥的恐怖电影。海公子以舌刺入张生鼻孔, 画面瞬间变得猩红, 红色象征着危险, 在观众这里会引起生理上的极度不适感, 此时配以心脏快速跳动的声音, 并且音量增大, 表达效果变得惊悚紧张。最后张生利用毒狐狸的药混合鲜血, 让大蛇吸食, 致使大蛇毙命。当危险解除, 张生从昏厥中苏醒, 高光画面里水天一色, 再配以清脆的瓷的敲击声、节奏舒缓的水拍沙滩声、轻柔的箫声再次响起, 电影的整个时空如诗如画。声音和画面的剪辑精准而干净, 相得益彰, 毫无拖沓之感, 堪称运用电影视听语言的典范。

微电影《海公子》在叙事策略的选择和视听语言的运用方面取得的成功有目共睹, 尤其是在文学资源中寻找题材, 加以精心剪裁, 并使用了现代女性视角进行改写, 体现出年轻艺术家可贵的工匠精神;虽然这仅仅是一部动画微电影, 但它所构建的故事深度和深层文化内蕴, 足以与观众产生艺术共振, 取得良好的表达效果, 这样的艺术实践和探索可以为中国微电影发展提供范例。


相关文章

【上一篇】:广西毛南戏探析
【下一篇】:广西毛南戏探析

版权所有:留学生编程辅导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