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inghelp2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其他

日期:2020-10-15 10:42

广西毛南戏是新中国成立后诞生的少数民族剧种, 它一出世就受到本民族的喜爱, 显示出旺盛的生命力。毛南戏盛行于广西毛南族聚居地, 是广西毛南族特有的戏剧。毛南族, 史籍称“冒南”“茅难”。1956年, 经民族识别确定为“毛难族”。1986年, 国务院根据本民族意见批准改为“毛南族”。广西毛南族共有人口10万余人, 其中有5万余人聚居于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 其余散居在广西河池市、宜州市、南丹县、都安县等地。毛南族有自己的语言, 通用汉文, 有自己独特的民俗文化。环江县是全国唯一的毛南族自治县, 在这片神奇而古老的土地上, 毛南戏是毛南族人民最有特色的民族文化。

一、毛南戏的形成与发展

毛南戏源于“傩戏”。“傩戏”是一种从原始巫术蜕变出来的古老戏种, 是一种融歌、舞、戏、面具为一体的极具特色的民间艺术。在古代, 傩戏主要是一种驱鬼逐异、祈求吉兆、消除灾祸的祭礼仪式。在祭礼仪式上, 表演者着古代服饰, 头戴傩面具, 人物身份以及凶善之分主要由服饰和傩面具来表现。自唐以后, “傩戏”便在中原声渐少闻, 至今在汉文化区域内几乎消失, 但它却遗落在广西毛南族的山乡里, 成为毛南戏的“活化石”。

毛南戏从原始祭祀活动中脱胎而成。古时候, 由于无法掌握及控制自然灾害, 人们对原始的自然崇拜十分盛行, 于是通过傩戏进行祭祀活动, 以此酬神祭天, 以求生民养息。因此, 傩戏就是一种从原始祭祀活动中脱胎出来的戏剧形式。自古以来, 傩戏就是毛南族的隆重敬神祭祀仪式。新中国成立后, 毛南族的傩戏经过创新, 实现了从酬神祭天到娱乐人民的变化, 诞生了多姿多彩的毛南戏。

毛南戏融合了宗教文化和民间传统艺术。傩戏是一种宗教文化与戏剧文化之间相互渗透、相互融合的结果。毛南戏是从敬神祭祀的傩戏发展而成的, 因此积淀了各个时期的宗教文化尤其是对自然宗教的崇拜以及儒释道等宗教文化。同时, 毛南戏在发展中, 与民歌、民间舞蹈、民间传说以及杂技、巫术等民间艺术的扮演和表演相互渗透、融合, 既丰富了毛南戏的可看性, 也增加了毛南戏的传播流传。并且, 由于毛南戏与广西十二个少数民族的彩调剧、壮剧、采茶戏等传统的地方戏剧进行交流与融合, 丰富了自身的戏剧内涵和艺术积淀。

广西毛南戏虽是一种少数民族戏剧, 从诞生到成长至今不到六十年, 但却绽放出绚丽的花朵。1960年初, 毛南戏《三娘与土地》第一次公演就深受本民族的喜爱, 随后参加当地政府文艺会演, 得到专家的好评, 毛南戏从此得到确认。经近60年的发展, 毛南戏已成为戏剧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1996年, 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参赛的大型毛南戏《顶卡花》荣获第四届广西戏剧展桂花剧目银奖;1997年, 毛南戏《山风轻轻吹》荣获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 这是广西文艺创作最高奖;2010年, 毛南戏《邻里之争》获全区国土资源系统首届文化周文艺汇演创作奖;2012年, 毛南戏《左邻右舍》获第十六届广西“八桂群星奖”金奖;2015年, 毛南戏《乡路遥远》荣获广西第十七届“八桂群星奖”金奖, 并受邀参加世界面具艺术高峰论坛, 同时入选文化部全国公共文化发展中心举办的第三届“大年小戏闹新春”视频展播平台进行展播;2016年, 毛南戏《乡路遥远》再次荣获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同年, 环江毛南族自治县被广西文联授予“广西特色文艺之乡”;2017年, 毛南戏《乡路遥远》再次摘取第九届广西戏剧展演桂花剧目金奖、编剧奖和导演奖。此外, 毛南戏《傩祭》《迎春》《窑堂火红》《心红菜牛肥》等数十个精品剧目, 在全国各级文化建设、文艺演出中荣获一系列专项性奖励和表彰, 成为传播环毛南戏的一张名片。

二、毛南戏的风格与特色

(一) 毛南戏的内容以民间故事、历史传说为主

广西毛南族有着丰富的民族艺术文化传统。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 聪明勤劳的毛南族创造了独特的文化艺术。题材广泛、内容丰富的毛南族神话传说、民间故事, 真实地反映了毛南族人民的道德观、价值观和艺术修养。因此, 毛南戏的内容大多以历史故事和民间传说为主, 题材众多, 来源较广, 既有本民族反映阶级斗争和爱情悲剧的《三娘与土地》, 又有对汉族生活有所反映的剧目如《鲁班仙》, 还有与壮剧题材相雷同的《莫一大王》等剧目, 内容充实丰富, 剧情一波三折, 跌宕起伏。当然, 还有一些充满现代化气息的剧目, 如《迎春》《窖堂火红》等现代剧目, 无一不深刻地反映了毛南族社会历史生活, 具有丰富的生活气息与民族特点, 又不失浪漫色彩。此外, 《三九的传说》《盘古的传说》《顶卡花》《太师六官》《恩爱石》《七女峰》等剧目为毛南族人民世代传颂。这些源于民间故事与历史传说的毛南戏, 充满生活性、亲切感, 通俗易懂、易于传播, 同时, 毛南戏在一定程度上将历史故事贯穿于戏中, 无形中起到了道德教化与积极的宣传作用。如《三娘与土地》这一经典剧目中, 虽然毛南族姑娘三娘与壮族青年土地破除民族隔阂相亲相爱, 却被土皇帝蒙官见色起歹意, 并将土地杀害, 抢走三娘。后三娘在街坊邻里的帮助下将蒙官杀死后在土地坟前哭拜土地, 三娘的哭声感天动地, 此时, 墓穴突然裂开, 于是三娘纵身一跃, 墓穴关闭, 墓上瞬间即长出一丛金樱花。于是, 后人将金樱花喻为三娘与土地忠贞不渝、天长地久的爱情, 表达了人们的一种美好向往。由于浩如烟海的民间故事与历史传说为毛南剧提供了充分的条件, 使这些剧目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 又不失浓厚的浪漫色彩, 故而, 为后人所津津乐道。

(二) 毛南戏的表演以“还愿”傩戏为基础

“还愿”是毛南族一种民间祭祀传统的习俗, 傩戏是在毛南族“还愿”仪式中表演的说唱和舞蹈等节目, 表演时说唱与舞蹈并用。“还愿”仪式有十多场称为“肥套”的傩戏。在“还愿”仪式中, 毛南族以傩戏驱鬼逐异、祈求消除灾祸, 祈望吉兆丰年。这种“肥套”傩戏虽带着神秘的巫术色彩, 但它是毛南族传统文化的珍贵遗产, 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还愿”活动是毛南族人一生中最神圣最盛大的祭祀活动, 也是一种大型的传统傩戏活动。整个傩戏表演有“土地配三娘”“花林仙官送银花”“三元召度”“万岁娘娘送金花”和“瑶王捡花踏桥”等15项表演, 特别是“瑶王捡花踏桥”和“三元召度”这两段傩戏, 剧情节奏明快, 舞姿造型优美, 意境富有诗意, 动作语汇丰富, 生活气息浓郁, 艺术感染力强。其中“三元召度”傩戏具有轻盈灵活的跳跃美、起落跳动的起伏美和穿梭动感的流动美。“瑶王捡花踏桥”傩戏动作浑圆有力, 表演舞姿丰富诙谐, 突出了傩戏独特的审美特点和诙谐的风格。这种大型傩戏已具有戏剧的雏形, 为毛南戏的说唱表演和舞蹈动作的创造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如1959年根据毛南族民间故事改编的第一个毛南戏《三娘与土地》, 该剧将毛南族“还愿”中的傩戏和毛南族民间传说融合在一起, 演绎了一幕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悲剧, 内容丰富, 剧情悲壮, 深刻反映了毛南族社会历史, 既有浓郁的生活气息, 又突出了毛南族的民族特点, 同时不失浪漫色彩, 成为毛南戏的经典之戏, 长演不衰。1960年初, 毛南戏《三娘与土地》第一次在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一所小学演出时, 观众竟达1500多人。1968年, 《三娘与土地》第一次登上戏剧舞台参加广西柳州地区文艺会演, 各族观众拍手称奇。1983年, 《三娘与土地》第一次在十年浩劫后恢复演出, 观众达到7000多人。

(三) 毛南剧音乐融合傩戏音乐和毛南族民歌而成

毛南戏音乐集傩戏音乐和毛南族民歌民谣曲调于一身, 综合性突出。音乐唱腔采用了毛南族民歌传统的比、欢和排见, 即男女青年在室外唱的情歌叫作“比”, 在喜庆嫁娶节日对唱的祝贺歌叫作“欢”, 由一人独唱、叙述历史故事和祖先来源的叙事歌叫作“排见”。同时还吸收“汉族”路腔、哀腔、花腔、哭板、骂板、快板、慢板等腔调和壮族“唱师”精华。曲调有“比单调”“比情调”“罗海”“柳里花”“三眺妹”“切切溜”等, 其中大部分来自毛南族民歌调, 简明爽朗, 朴实优美。音乐伴奏基本保持“肥套”傩戏的原貌, 伴奏乐器以蜂鼓为主, 大鼓、铜鼓、小鼓和木鼓衬和, 还有二胡、笛、唢呐、三弦、木叶以及高边锣、小锣、小钹、木鱼、碰铃等, 锣鼓点有开场鼓、路鼓、欢贺鼓、婚礼鼓、送花鼓等。

由于受到本民族民歌的深刻影响, 毛南戏经常出现对唱山歌的抒情场面。如《三娘与土地》的唱词具有独特的山歌风味:“同条河水同条桥, 十天见哥两三朝。早有此心难开口, 石板砍鱼难下刀。高山有路不通天, 井里有水不通船, 手上无针难行线, 妹不开腔哥难言。”

(四) 毛南戏具有丰富的舞台表现形式

毛南戏是在民间“肥套”和法事仪式与民间歌省舞的基础之上逐渐发展, 表演形式美轮美奂、载歌载舞。除了运用“肥套”等基本程式、形式之外, 还积极地学习汉族、壮族的先进表演形式, 观察生活, 并进行美化提炼。行当进行生、旦、丑角色区分, 毛南戏唱腔分为腔、板、调三类, 其以毛南师公“唱师腔”和锣鼓曲牌为基础, 有效吸收毛南民歌。曲调大多分为上下乐句, 在二胡、笛子、三弦等各种乐器的伴奏配合下, 舞台效果简单、朴实, 爽朗、优美。舞台语言并没有固定, 而是根据不同的观众需求决定采用汉语还是毛南语。脸谱多仿照壮剧, 毛南戏服具有浓厚的民族色彩, 如此, 丰富的舞台表现形式创造了良好的表演效果, 调动了台下观众的现场氛围, 毛南戏深受广大观众喜爱、欣赏。

(五) 毛南戏的表演风格接近于汉壮族戏曲色彩

毛南戏的风格与汉族戏曲较为接近, 当然不是没有其原因的。首先, 由于先天的地理位置因素, 毛南族与汉族、壮族民族地理位置紧邻, 故而在经济、文化、风俗习惯、语言等方面受汉族、壮族文化影响较大。其次, 毛南族自身并没有专属于自己的文字记载与文字表达, 而是需要通过汉字来记载, 毛南戏的交流均需要面对面直接交流, 因而无形中受汉族影响较大。最后, 作为中华民族中人口较多的民族, 汉族、壮族两大民族本身生产力较其他民族颇高, 文化辐射范围较广, 作为自古以来统一的中华民族来说, 文化向心力、凝聚力等使得毛南族等人数较少的民族文化无形中受前者影响、同化。

(六) 毛南戏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与民族色彩

在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流传着一种传统的习俗, 当地人称之为“还愿”, 也就是“肥套”, 这是一种综合宗教还愿祈福仪式与戏剧文化表演的艺术文化现象, 包括傩戏、傩歌、傩舞等形式, 以傩戏为主, 而毛南戏则是在傩戏的基础上转化而来。傩戏具有两个特征, 演出的程式化特征以及幕表化特征, 前者由戏剧美学与接受美学共同塑造, 此外, 还有一种仪式感, 因为傩戏源于祈神活动, 因而庄重而严肃。这其中, 由师公带着各种木制面具表演歌舞, 既有“三元舞”“跳花舞”, 又有“双刀舞”“小鬼三人舞”等, 并且有一定的伴奏与帮腔, 这是毛南戏的雏形, 为以后的毛南戏音乐、舞蹈、造型等方面奠定了基础。毛南傩戏吸引观众的原因之一在于这种宗教仪式的戏剧所产生的陌生化效应, 即通过规律的事件而引起观众惊奇的发现。正是“还愿”这一带有宗教性与民族性的渊源之一, 使得在其后的毛南戏无形之中带有浓厚的宗教与民族色彩, 这一植根于民族生活土壤的戏剧, 带有浓郁的乡土气息, 这也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本民族人民的审美情趣和观赏要求。

三、毛南戏的保护与传承

一是做好毛南戏剧的民族特色保护工作。毛南戏凝聚着民族传统文化的思想精髓, 有着独树一帜的历史文化价值以及优秀的艺术传承价值。因此, 应继续发挥政府在保护民族戏剧上的领导作用, 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党的民族文化政策, 加大人、财、物等方面的支持力度, 做好优秀毛南戏的保护传承工作。应当积极制定传承人计划, 鼓励更多优秀青年加入保护队伍, 并且建立毛南戏传承人储备库, 真正确保毛南戏后继有人。建立一套完善的毛南戏保护、传承机制。定期举办毛南戏的表演活动, 对于做出贡献的毛南戏老艺人予以表彰。当地文化部门应当致力宣传和推广毛南族文化, 使观众感受毛南戏魅力。

二是在保持特色的基础之上不断创新。随着人们物质文化生活的发展, 人们的审美情趣、文化艺术追求也在不断地改变, 毛南戏继承本民族的文化传统, 这是其传承发展的基础。同时不断吸收与借鉴汉族或其他民族的戏剧艺术以充实自己, 以此不断发掘继承、吸收融化。当前, 应进一步将毛南戏与其他剧种结合、与当代其他艺术形式结合、与世界优秀文化结合, 融入更多的艺术元素, 保证毛南戏的民族特色不仅仅是民族的, 更是世界的, 从而焕发出当代光彩。


相关文章

【上一篇】:高莽与《红楼梦》
【下一篇】:高莽与《红楼梦》

版权所有:留学生编程辅导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