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inghelp2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其他

日期:2020-10-16 10:32

高莽是著名俄罗斯文学专家、翻译家、作家、画家、《世界文学》主编, 2017年10月因病去世, 享年九十一岁。在曹靖华、戈宝权、草婴等国内著名俄语老翻译家相继去世之后, 高莽先生也离开了我们, 这让人不禁感慨中国俄译研究的黄金时代快结束了, 令人无限心酸。高莽先生是我国俄苏文学翻译界的泰斗级人物, 自十七岁翻译屠格涅夫的散文诗算起, 他从事文学翻译七十多年, 译著等身。而为《红楼梦》俄译本作序更是提高了他在俄国读者心目中的地位, 扩大了他的海外影响力。

一 生平事迹

高莽, 1926年生, 哈尔滨人。长期从事俄苏文学翻译、中外文化交流活动, 任《世界文学》杂志主编, 著有《久违——莫斯科》《枯立木》《圣山行》《俄罗斯美术随笔》等随笔集, 翻译了诺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锌皮娃娃兵》、阿赫马托娃叙事诗《安魂曲》 (该译作获得“俄罗斯—新世纪”俄罗斯当代文学作品最佳中文翻译奖) 以及由前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长篇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改编的剧本《保尔·柯察金》等世界知名作家的作品。高莽不仅在俄语文学翻译方面成果显著, 在美术创作上也贡献颇多, 他画的普希金、托尔斯泰、高尔基、奥斯特洛夫斯基等肖像作品, 大都被外国文学馆或纪念馆所收藏。

在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自传《高莽》一书中, 高莽提起了自己初次接触俄语文学时的悸动。他最初以“雪客”的笔名翻译并发表了屠格涅夫的一篇散文诗《曾是多么美多么鲜的一些玫瑰》。屠格涅夫是19世纪俄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诗人和剧作家, 被称为“现实主义艺术大师”。在热爱文学和绘画的高莽眼里, 屠格涅夫的散文诗是整个生命和艺术的总结, 是人格的写照, 其每首诗都是一幅美丽的画。译诗的发表给了十七岁的高莽极大的勇气, 为他打开了一扇通往俄罗斯文艺圣殿的大门, 而俄罗斯文学也成为了他一生创作的主题。

喜爱俄罗斯的文学艺术是高莽一生难以割舍的情结。正如他在《高贵的苦难——我与俄罗斯文学》一书中所说:“我和一般知识分子一样, 只要头脑不糊涂, 就不会放下手中的笔, 将沿着命运为我安排的这条路——与俄罗斯的情缘之路继续走下去。”1如今先生已然离去, 我们唯有用文字来缅怀他, 愿他在天国继续“与俄罗斯的情缘之路”。

二 与《红楼梦》结缘

1989年, 六十三岁的高莽办理了离休手续。这给了他更多的时间来进行创作。这一时期也正是他创作的高产期, 大量的随笔和回忆文章不断问世, 而为1995年《红楼梦》俄译本作序无疑是其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其实, 1995版俄译本并非是《红楼梦》的第一个俄译本, 高莽也不是第一个为译本作序的人。早在1958年, 《红楼梦》就被苏联翻译界倾力推出, 作为世界第一部西文全译本问世, 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成为俄苏文学翻译史上的一座里程碑。该译本序言由苏联著名汉学家费德林 (Н. Т. Федоренко) 撰写, 他认为小说是一部宏伟的家庭编年史, 是一部不同于清朝正统文学的人民文学、社会小说。由于文本诞生在社会主义时期的苏联, 译者在序言里更强调文本的政治性和思想性。但时过境迁, 苏联解体后其意识形态、思维模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早期的译本已经远远不能符合时代的要求。于是, 这部在中国影响深远的文学名著在1995年再一次被俄罗斯翻译界奉献于世。受好友费德林的邀请, 高莽为复译本撰写了序言。新版译书将由于历史和政治原因导致的翻译上的一些错误做出了更正, 许多地方都与时俱进地做了重译。而序言改由一个熟谙俄国文学的中国人来撰写, 使得我们能从另一侧面看到这部译著在俄罗斯的传播和接受情况。

在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1958版俄译本序言的特色和作者, 以便更好地铺垫高莽为复译本所作的序言。费德林是苏俄时期一位著名的汉学家、外交家、苏联东方研究所研究员, 长期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和现代文学研究, 著有《〈诗经〉及其在中国文学中的地位》 (Шицзини его место в китайской литературе) 等。费德林也曾在苏联驻华使馆从事外交工作, 著有《外交札记》 (Дипломатические записи) 等2。由于他对中国文学及中国文学史研究透彻, 理解深刻, 选择他为《红楼梦》第一个俄译本作序再合适不过。1958版序言名为《中国小说与〈红楼梦〉》 (Китайский роман иСон в красном тереме) , 由此可以看出, 费德林是依据之前的写作经验, 将《红楼梦》放在小说史的背景下来研究考察的。在序言中, 他介绍了曹家的辉煌, 肯定了《红楼梦》的艺术成就和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影响力, 也肯定了小说在世界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由于费德林的外交家、汉学家身份, 他的观点对《红楼梦》在欧洲的传播及在汉学界的研究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

高莽和费德林是很好的朋友, 因高莽具有长期从事俄苏文学翻译并开展中外文化交流与对外友好活动的经历, 这使得俄苏学界、外交界对他非常熟悉。有意选择一个熟通俄国文化的中国人来向异域读者介绍第二部俄译本《红楼梦》, 可见是非常具有远见的。

三 序言的特点及贡献

高莽为1995版《红楼梦》俄译本所作的序言题目是《致读者》 (К читателю) , 由此标题即可看出, 高莽的出发点是传播普及, 并非费德林的史学研究视角。作为中国学者的他更多的考虑是将《红楼梦》的原旨原貌呈现在俄语世界的读者面前, 同时也期望通过序言的介绍尽可能减少对这部中国经典作品的误读。在序言中, 高莽为了让俄国读者更全面地了解小说, 指出了《红楼梦》在中国文学界的影响及地位:《红楼梦》在中国的地位堪比《叶甫根尼·奥涅金》《死魂灵》《安娜·卡列尼娜》在俄国的地位3;现代文学意义上的诗歌意象又与《日瓦戈医生》相像, 都有一种诗意诗性的深入4。

众所周知, 《叶甫根尼·奥涅金》《死魂灵》《安娜·卡列尼娜》等都是俄国读者耳熟能详的作品, 它们皆以杰出的语言魅力、高超的艺术成就、鲜明的人物形象而享有盛誉。高莽有意借助这几部作品, 从艺术性、思想性和影响力等几个方面与《红楼梦》进行对比, 便于俄国读者体会《红楼梦》与《叶甫根尼·奥涅金》等名著相类似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其中《日瓦戈医生》是帕斯捷尔纳克的代表作, 他凭此获得了1958年的诺贝尔文学奖, 小说的创作和获奖在苏联时期颇具争议, 但新时代的俄罗斯更愿关注这部有争议的作品。此种比较, 形象而具体, 无疑吸引了俄国新老读者的注意。

高莽在1995版《红楼梦》俄译本序言里提到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

1.《红楼梦》在中国的巨大影响力。高莽以平和客观的笔调, 提到了作品对中国的封建社会做了批判。他指出, 小说是作者理想与现实结合的产物, 作者眼中的爱情观是反封建的基础, 封建伦理道德是贵族阶层掩盖自私本性的帘幕, 由此揭露了封建社会必然灭亡的趋势5。此外他还分析了小说的语言, 称这是一部以语言魅力取胜的小说, 如散文般的叙述, 缥缈的诗歌意象。他还提到《红楼梦》在当时的中国很流行, 不仅出现了很多续作, 其抄本还被俄国传教士带回俄国。而在现当代, 围绕作品还衍生出很多文学、影视以及戏曲作品, 并且仿照作品建造了大观园6。

2.曹雪芹的生平事迹。不同于费德林以大段笔墨来着重叙述曹雪芹之前曹家的辉煌7, 高莽重点阐述了抄家北上后曹雪芹拮据不幸的生活8, 指出正是在这种贫困窘破的状态下创作了一部伟大的作品。

3.小说是理想与现实的结合, 是借古喻今的反映现实生活的优秀作品。关于《红楼梦》的现实主义主题, 费德林认为, 《红楼梦》与《儒林外史》一样, 是一部反映当时社会现象的现实主义小说。他指出, 清朝中国小说的特点是贴近生活, 现实主义色彩强, 《儒林外史》正是这样一部接近人民生活的作品, 它反映了当时中国真实的社会现象, 是一部社会讽刺小说, 同样, 《红楼梦》也是这样一部作品9。把《红楼梦》比作与《儒林外史》一样的社会小说, 现在看来可能不够准确且有所局限。而高莽引曹雪芹之语指出, 小说不同于现实生活, 只是介绍了三代家族生活的盛衰, 从外部的繁华光芒可窥测内部的腐朽和堕落10。其言外之意是, 《红楼梦》虽是一部借古喻今的反映当时社会的作品, 但却是理想与现实的结合。

4. 减少政治说教, 更注重小说文本和艺术特色分析。1958版的序言有以下几个特点: (1) 政治说教明显, 如认为小说是一部人民文学、社会作品, 创造了很多杰出的形象, 有精细的心理分析和鲜明的人物性格, 由于它的现实社会内容同民间传统的创作形式相结合而被大众所接受并异常流行。 (2) 富于政治色彩和阶级意识的词语出现较多, 小说的人物思想被醒目地冠以明显的反封建意识。 (3) 用阶级分析的方法, 把《红楼梦》视为描述封建社会现象的作品。如上1958版序言的特点是特殊时期下的一种判断, 带有特定的历史年代的烙印。而1995版序言, 则将政治意义淡化, 不再提及阶级斗争, 也不再用此类语言分析文本, 更多的是从文学欣赏的角度加强对《红楼梦》的阐释。高莽指出小说记录了封建社会腐朽、堕落的一面, 这个时期的贵族阶层生活奢靡, 内部危机四伏。

5.作者曹雪芹不仅是一位工书善画, 甚至药理都很精通的天才。高莽指出, 《红楼梦》里充满着各种各样的诗歌, 为了探索小说的本质, 就必须深入探索隐藏在小说内部的诗歌意象, 这一艺术手法与小说《日瓦戈医生》类似。无论是曹雪芹还是帕斯捷尔纳克, 他们都是诗人, 诗歌在他们的作品里不断地出现, 把诗歌与散文结合起来便形成了小说诗意般的叙述。这样诗性的叙述很难翻译。高莽还关注到了《红楼梦》对参禅、悟道、诗词、灯谜、曲文或梦幻鬼神的描写, 这不仅是当时人们常有的生活现象与信仰习俗, 更有暗示意味, 具有无可替代的美学价值。

6.《红楼梦》佛道学说的文化传统。高莽将《红楼梦》中所出现的佛道学说作为一种文化意识语境来加以审视。他指出, 每一个人的命运都由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境, 警幻仙曲演红楼梦”里的判词预先拟定好了, 但是这些宗教观念并不是作者的主旨思想, 而是创作中需要加入的一种笔法。正如吴志达所说:“虽然宗教观念、梦幻意识遍布《红楼梦》全书, 但主旨并非宣扬佛道。作者借助宗教与梦幻, 作为一种奇妙瑰丽的艺术表现方法, 具有奇幻怪异之美的感染力……而《红楼梦》中对这些现象的描写, 具有无可替代的美学价值。”11

四 美中不足的序言

翻译最为根本的宗旨是关注译本是否符合原作的原旨原貌。《红楼梦》不仅是一部以语言魅力取胜的小说, 更是一部人物关系复杂、故事情节引人入胜的巨著。在序言里, 高莽用整段文字来肯定《红楼梦》的语言魅力。此外, 他把目光更多地放在了从社会、阶级、文学地位等诸多方面分析《红楼梦》的思想内容、政治意义及在中国的影响力等, 却忽略了俄文译作本身对《红楼梦》原文的情节是否忠实表达, 对《红楼梦》原作优美精致的语言是否翻译得同样考究, 这些与文本翻译直接相关的问题在序言中几乎都没有涉及, 现在看来这似乎有些本末倒置了。

除此之外, 为了让俄国读者更深刻地理解《红楼梦》, 高莽将《红楼梦》与俄国的《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进行比较, 希望借助这两部作品在俄国的地位来肯定《红楼梦》在中国的影响力。某种程度上, 这的确有助于俄国读者体会《红楼梦》与《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相类似的思想性和艺术性, 但却忽略了它们之间的差别。

五 结语

高莽为《红楼梦》俄译本作序是他创作生涯的光辉篇章, 这篇序言不仅展现出一位熟谙异域文化的中国学者在《红楼梦》总体评价上的深厚学养, 而且在传播中国文化、指导俄国读者更深刻地理解《红楼梦》等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强调这部小说是一部以语言魅力征服中文读者的巨著, 以及对其文学性和艺术手法的细致分析, 都是不容忽视的, 尤其是对《红楼梦》将来的迻译和海外接受而言, 具有明显的指导意义。


版权所有:留学生编程辅导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