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inghelp2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其他

日期:2020-10-11 11:17

中国共产党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是指中国共产党运用文学进行思想政治教育的思想体系, 发端于建党前后, 基本形成于延安时期, 建国后逐渐成熟并在新时代得到新的发展。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是中国共产党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创新的重要成果。总结中国共产党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创新的基本原则, 对于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坚持思想政治教育的基本宗旨

思想政治教育的基本宗旨就是追求使人成为人的社会理想, 即“作为目的本身的人类能力的发展, 真正的自由王国”。[1]人作为自然生成物由于个体生存能力孱弱, 必须依靠群体才能得以存在和发展。集群生活的人结成共同体, 为了节制自己的自然私欲以维护共同体的稳定, 在群体内除了维护秩序的强制力量之外, 还依赖群体成员形成文化意识的认同。人对于文化意识的认同会沉淀成为人格的一部分, 使人摆脱自然人性的驱策成为真正的人, 即自觉自由的人。思想政治教育就是通过教化的方式实现这一文化意识认同的路径, 并最终通过共同体的发展和完善实现人自身解放的目的。

文学作为人类生活的艺术化成果, 是帮助人们超越日常生活经验通达更高层次生活追求的中介, 具有强大的思想影响、思想改造功能。中国共产党在挖掘文学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 探寻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的方法时, 坚定不移地保持思想政治教育追求人类解放的基本宗旨, 保证了理论的正确立场, 在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的初创期就旗帜鲜明地提出文学必须有“宏深的思想, 学理, 坚信的主义”[2], 文学思想政治教育就是无产阶级进行阶级斗争、达成自身的革命利益及目标的工具, 是鼓动人民群众参与变革世界政治实践的重要武器。对这一立场的坚持, 使中国共产党的的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创新立足于正确的价值立场, 明确了理论的发展的方向和道路, 为此后的探索和成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中国共产党的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坚持“文艺为人民服务”的价值立场, 突破了“人的文学”的“纯文学”想象, 打开了“人民文艺”的艺术空间, 避免了“人的文学”的“人”的抽象化[3], 实现了“意识形态性”与“艺术性”、“个体性”与“大众性”的辩证统一。左翼运动期间, 中国共产党的先进分子就深刻地指出, “一切的文学, 都是宣传。普遍地, 而且不可逃避地是传, 有时无意识地, 然而常时故意地是宣传……文学, 与其说它是 自我的表现, 毋宁说它是生活意志的要求。文学, 与其说它是社会生活 的表现, 毋宁说它是反映阶级的实践的意欲……因为无论什么文学, 都有它的主张。一个作品越是伟大, 它的主张的魄力愈强。革命文学, 不要谁的主张, 更不是谁的独断, 由历史的内在发展——连络, 它应当而且必然的是无产阶级文学”[4]。标志中国共产党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形成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更是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建立一种新的文艺形态。这种文艺形态“不是为地主阶级的封建文艺, 不是为资产阶级的资产阶级文艺, 不是为帝国主义的汉奸文艺”, 而是为“最广大的人民大众”服务的, 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帝反封建的”的新文艺形态。建国后, 中国共产党从社会主义文化、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高度来思考和把握文艺思想政治教育, 提出“百花齐放”的文艺繁荣方针, 强调对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特殊规律的尊重, 通过文学感染的力量激发读者的自我教育和自我引导, 从而解放思想, 自身的作用更加充分的发挥出来, 更加全面的投入到现代化的建设中。[5]可见, 为“最广大的人民大众”服务的价值立场一直贯穿于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发展与实践活动的始终。

进入新时代, 中华民族“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 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更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6]在此背景下, 文学思想政治教育必然要为民族文化复兴铸魂强魄, 发挥昂扬民族文化自信的精神承担新的历史责任。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10月15日《在北京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明确了文学必须保持“人民性与党性统一”[7] 这一新时代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的基本原则。针对“文艺和文化发展中人民的主体地位渐渐被淡化了, 甚至被市场、被资本和金钱的主体地位所取代”的现象, 习近平总书记重申了人民的文艺主体地位, 要求文艺必须反映人民的心声, 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个根本方向, 把社会效益放在第一位, 把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文艺思想政治教育的基本任务。《在北京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一以贯之的思想政治教育基本宗旨。

时代不断变迁, 文艺的形式、载体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文艺思想政治教育的要素在不断丰富, 面临的任务也更加繁杂, 文艺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也必然不断丰富和完善, 但坚持追求使人成为人的社会理想, 即共产主义的社会理想这一点永不能变。

二、坚持从实践需要出发

中国共产党的文艺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创新一直坚持从实践中来, 服务实践需要, 接受实践检验的基本原则。

在二十年代二三十年代, 新生的中国共产党最重要的政治任务就是发动广大人民群众投身反帝反封建的政治运动。在急迫的实践需求中, 他们以惊人的理论敏锐意识到文学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 把握住了文学作为思想政治教育载体的重要价值, 一方面主动参与、引导左翼文学运动, 另一方面针对当时的文学-政治关系之争, 李大钊、瞿秋白、李初梨、沈泽民、邓中夏、恽代英、李求实、萧楚女等共产党人积极参与论争。中国共产党通过学习、吸收、传播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 初步形成了文学在政治动员、宣传教育群众中具有重要作用, 可以成为揭露反动政治本质、发动人民进行革命的有力工具, 应当充分重视和发挥文学的政治功能的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的萌芽。

成功领导了左翼文学运动, 在实践中得到检验的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在新的政治斗争实践中得到进一步的完善和发展。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 中国共产党充分总结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践经验, 形成了较为完备的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体系并在此基础上逐渐发展出“党政群三位一体”的文艺管理体系。以《关于执行党的文艺政策的决定》为标志, 确立了党管文艺的基本理念, 推动了文学群众社团的发展壮大, 并形成了网络化的体系。中国共产党的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和实践都取得了重大成就。

建国后, 在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探索中, 中国共产党也在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的探索中曲折前进。1949年7月6日, 在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上, 中国共产党提出了文艺为人民 (工农兵) 服务的口号和进行文艺改造的方针, 要求文艺在内容和形式上都要进行改造, 把握住了文学作为思想政治教育载体, 发挥思想政治教育功能是文学的内容形式共同起作用的过程这一重要性质, 进一步推动了文学思想政治教育活动的开展。改革开放后, 针对建国初期过于强调文学为政治服务从而制约了文学繁荣发展的问题, 根据时代的要求, 纠正了以往文学创作盲目配合政策的做法, 提出“文学艺术从属于临时的、具体的、直接的政治任务”的做法已经不符合实践发展的新形势, 提出党按照文学的特征和发展规律来领导文学工作的文学思想政治教育新思想。[8]

随着改革开放实践的巨大成功, 中国共产党面对新的形势进一步发展了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文艺座谈会上的发言, 既充分总结了改革开放以来文学思想政治教育认识的发展, 也面对新的社会发展形势, 对新时代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的目标、任务、功能、实施方法进行了系统的梳理, 进一步明确了文学思想政治教育“人民性与党性统一”的理论立场, 并就文学的意识形态属性、党对文学的领导管理、面向世界传播中华文化等方面提出新的理念和要求, 为新时代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践指出了重要方向、提出了基本思路。

当今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变局, 中华民族也正处于伟大复兴的关键之际遇, 思想政治教育所承受的压力日益增加, 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各领域都对思想政治教育存在迫切的实践要求。思想政治教育必须在理论上不断进行创新形成突破, 才能真正担负起“参与社会空间、解释社会现象以及影响社会成员”[9]的使命, 才能在实践中赢得自身的发展空间。坚持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的理论创新原则和方法, 党的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的创新才能源源不断地产生丰硕的成果。

三、坚持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

文艺与政治的关系是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构建必须解决的基本问题。相对于那些离开社会现实, 离开历史变迁而空谈的“纯艺术”价值的学者们, 中国共产党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上层建筑也能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的唯物史观出发, 坚持用历史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坚持用实践的观念去解决问题, 坚持人民群众是历史创造者的价值立场, 坚持理论联系实际的生成路线, 创立了科学的文艺思想政治教育理论体系, 并在实践中获得巨大的成功。

在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初创期, 以李大钊、瞿秋白为代表的中共早期理论家就积极介入到“文学与政治”的关系论争中, 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解释各种文艺现象的特点以及这些现象产生、发展和衰亡的原因。[10]针对自由派知识分子提出的“文学是人学”“文学”的观点, 尖锐地指出其“资产阶级的虚伪的客观主义”的本质, 强调“文学是社会生活的表现”, “先有了社会生活, 然后社会生活的表现才有可能”[11]。针对强调文学的个性化、创作自由等在文学界具有普遍影响的观点, 指出这样的作家“他们常把自己没入于琐碎的现象之中而以感着所谓趣味为目的, 他们不能把一个个的现象就整个的全体观察”, 强调“要看清楚时代的要求, 要不忘记文艺的本质”[12], 创作者应当“努力表现新的内容, 创造新的形式”, “努力于批判的建设”, “注重新的精神与新的生活。”[13]早期革命者对于文学与政治关系实质的把握为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践探索提供了理论依据。

延安时期, 中国共产党的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初步形成。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第一次系统地总结了文艺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目标、对象以及开展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的基本原则。毛泽东指出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的普及和提高都要坚持无产阶级的前进方向, “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服务”“革命的文艺, 应当根据实际生活创造出各种各样的人物来, 帮助群众推动历史的前进”。他反复强调, 文艺工作者要学习马克思主义, 创作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 “使人民群众惊醒起来, 感奋起来, 推动人民群众走向团结和斗争, 实行改造自己的环境”。[14]这一原则在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与实践发展中一直都是不可动摇的底线, 即使在面对各种质疑、批评, 也未有过丝毫动摇, 充分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所坚持的发挥主观能动性与尊重客观规律性的辩证统一思想, 彰显了人民群众这个历史的创造者的主体性。

“一定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在观念形态上的反映”[15]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的生成与发展也是如此。文学具有强大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 文学思想政治教育活动作为一种客观存在的社会实践活动激发文学思想政治教育认识的形成, 推动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的产生, 也需要得到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的指导。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是针对现实问题, 解决现实问题的实践需要的创建, 是回应了时代和现实的呼声的思想的结晶。文学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只要存在, 文学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还有要求, 文学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创新的步伐就不会停止。文学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发挥与其他类型的思想政治教育活动相比, 存在非常特殊的形态和规律, 还有着非常大的研究空间。在网络时代, 在人民群众的艺术需求和艺术品味不断提升, 每一位普通人都有机会成为文学创作者, 文学作品与读者见面的渠道越来越多, 速度越来越快的情况下, 文学如何发挥思想政治教育功能不仅重要而且亟待解决。


版权所有:留学生编程辅导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