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inghelp2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其他

日期:2021-02-18 10:29

巴金不仅是著名的作家,也是个成功的编辑家。他在编辑岗位工作时间之长,在出版史上也是罕有的。他的编辑活动对中国新文学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他参与创办《文学季刊》,推出众多的名篇佳作与文学新人,刊物辉煌时期有108个特约撰稿人,囊括名作家和新生代年轻写手;担任文化生活出版社总编辑期间,策划出版影响很大的“文学丛刊”“文化生活丛刊”“译文丛书”等经典丛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主编的《收获》坚持“纯文学”的高品质定位,培养了大批文学青年才俊,成为当代文学领域的巨擘。他在岗位工作中完善着自己的编辑理念,并在编辑实践中展现了崇高的职业追求。

一、崇高追求——“生命的意义在于付出”

职业追求的核心意义是奉献精神与社会责任感。一个人有了高境界的理想追求就有了努力的轨道,在现实中就会自觉前行。崇高的道德追求推动巴金在编辑道路上前进。岗位意识渗透着巴金的职业精神及人生追求。

五四时期,各种外来思潮相继涌入,知识分子精英试图从中寻找理论来解决当时中国的社会问题,以此作为反帝反封建的利器。此时的巴金也不例外,他翻译了克鲁泡特金等无政府主义理论家的著作,积极宣传无政府主义思想,试图把它作为解决社会问题的办法。无政府主义作为改造社会的政治制度显然是行不通的,巴金身在其中一直找不到撬动现实的支点。面对虚幻的政治乌托邦,他一度陷入彷徨,感觉到了自己的碌碌无为。“我慢慢发现无政府主义不能解决矛盾,不能解决我的问题,我不满足了,感到那是一条不切实际的路。”1在苦闷中,他拿起笔倾吐,写下了小说《灭亡》,抱着尝试的态度向《小说月报》投稿,编辑叶圣陶慧眼识珠,发现了巴金作品特有的文学才情,很快刊发其文。在叶圣陶的引导与鼓励下,巴金将目光转向文学创作,顺利地走上了文学道路,并开始崭露头角。1934年,巴金应邀参加《文学季刊》的筹办与编辑工作,很快显示出职业敏锐性。他在编辑过程中发现了文学新人曹禺的作品《雷雨》,此时的《雷雨》正受到众多编委的冷落,压在了抽屉里。巴金阅读之后,非常激动,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油然而生。“不错,我流过泪,但是落泪之后我却感到一阵舒畅,而且我还感到一种渴望,一种力量,在身内产生了,我想做一件事情,一件帮助人的事情,我想找个机会不自私地献出我的精力。”2因为巴金的发现与编辑,成就了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开启了现代戏剧的新篇章,也使文学新人曹禺名震文坛。岗位工作大大地激发了巴金的成就感。他意识到,编辑虽然是绿叶的工作,却可以成就很多的人。

巴金积极将改造社会、为人类奋斗的理想抱负转化为奋斗动力和岗位践行。作为内心真诚的知识分子,他将这种情怀一点一滴地渗透进工作岗位中,“如能做一点实际的工作,在启发民智、宣扬民主、积累文化,提高国民素质等方面为求知的人民大众服务,那该多好,也可以尽到一个爱国公民的社会责任”3。在巴金眼里,编辑不仅是一份职业,也不只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更多的是对优秀文化传承的责任担当。“我一生始终保持着这样一个信念:生命的意义在于付出,在于给予,而不是在于接受,也不是在于争取。”4从巴金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编辑所具有的伟大追求与高尚的出版境界。

编辑职业道德建构的本质是精神信仰的建立。没有对社会的担当,为人民为社会服务的信念,没有人文关怀,就会失去精神之钙。在工作中往往过于计较个人得失,只看眼前利益,失去了前进的动力。

巴金的努力启示我们,离开了道德主体的自身修养,仅仅将编辑作为一个谋生的差事,其责任意识和服务意识就会弱化。同样,没有一步一个脚印的努力,编辑道德的理想境界只是“空中花园”。巴金在道德理想的指引下,努力践行岗位工作,将个人事业和社会进步紧紧联系在一起,为时代推出优秀作品,最终在具体实践中实现了自己的追求。

二、工匠精神——“总有开花结果的一天”

郝振省认为编辑的工匠精神就是根据自己已有的知识基础和文化兴趣,选定一至两个编辑领域或业务方向,然后一直坚持不懈、锲而不舍地做下去,甚至用一生的心血做下去5。工匠精神意味着需要专注细致,需要持之以恒的努力。

(一)恒心

巴金对于编辑岗位的热爱是纯粹的,一辈子就在编辑岗位上奋斗,即便遇到各种困难,也未曾动摇过。从他参加编辑工作的时间链条就可以看出这一点:1921年5月,巴金参与编辑了人生第一份期刊《半月》,其编辑活动主要是宣传刊物,编辑思想尚不成熟,以社会实践为主。1934年他参与筹办了《文学季刊》开启了自己的文学编辑生涯。1935年5月,巴金参与创办了文化生活出版社,历经十四年,作为总编辑带领该社走向出版事业高峰。巴金的编辑实践获得成功,编辑思想走向成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应时代之需,和老搭档靳以在上海创办《收获》,尽管其中波折连连,办刊两次中断,但他矢志不渝,一次次复刊,并实现了“多出人,多出作品”的宗旨,其主编的《收获》以高水平的艺术格调和永不刊登广告在华语文坛取得了良好的口碑,被称为“中国当代文学简写本”。巴金的编辑品格与精神得到了充分展现。直至走向生命的终点,巴金的心始终没有离开过编辑岗位。他用自己踏实的编辑工作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作者、读者。

编辑岗位是崇高的,也是具体琐碎的,编辑工作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与困难,只有责任植根于内心并有着强烈担当意识的人,才会在工作中不厌其烦,努力敬业,坚持不懈。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巴金就曾冒着生命危险,丢弃了大部分行李,带着“文学丛刊”第2卷第4期的全部纸型转移到桂林,只为了刊物能按时出版,交给读者。“这本刊物是在敌机接连的狂炸中编排、制型、印刷的。倘使它能够送到读者诸君的眼前,那么请你们相信我们还活着,而且我们还不曾忘记你们。”6

(二)专业

编辑绝非就作品论作品,他必须具有开阔的眼界与过硬的专业领域知识,才能练就一双“慧眼”,发现名篇佳作,建立优秀作者队伍。巴金对于稿件的精准判断,得益于丰富的学养与过硬的创作水平。巴金在文学方面功底深厚,从小阅读大量的古典书籍,打下了良好的文化知识基础。年稍长,他又大量地阅读外国文学,并从事外国文学的翻译与推介。这些都为他从事文学活动奠定了深厚的基础。

巴金既是专业编辑也是名作家,显然比一般编辑更具优势。编辑与作家的双重身份,使他的编辑视野更为开阔,对文学理解也更加深刻。巴金曾说过:“我一直被认为是作家,但我也搞过较长时期的编辑工作,自以为两方面的甘苦都懂得一点。”7作家身份使他更易理解作者的甘苦,容易与他们交心。作为知名作家,他的编辑工作也得到作者的大力支持,这些都为他组稿、约稿提供了便利,同时,也有助于他更加精准敏锐地把握稿件的优劣。所以,他对文章的判断与文稿字里行间的审改建议往往能使作者心服口服,并为行内所尊重与认同。

谈到个人的学习研究与专业成长,不少编辑会以工作繁琐、精力有限、学习时间不够用为推脱,长期只满足于对文章字面上的修改,忽视了对编辑内容相关领域的深入研究。事实上,编辑工作与专业研究处理得好,反而能相互促进,推动工作专业化水平的提升。巴金可以说是这方面的范例。在文学编辑岗位上,他笔耕不辍,将编辑与创作紧密结合,相互促进。如在文化生活出版社期间,他编辑鲁迅译《死魂灵》、丽尼译《贵族之家》,翻译《父与子》和《处女地》。巴金主编“文学丛刊”10余年,累计出版160册。“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巴金顶住压力在《收获》上刊发《大墙下的红玉兰》,使其成为从维熙的代表作品并被称为新时期中篇小说崛起的开端。1978年底到1986年8月,巴金开始创作《随想录》,以其思想性和文学性照亮了一个历史时代。巴金专业领域的研究有力支持着他的编辑实践,编辑工作也促使他在专业领域进行深度研究。

(三)精心

严谨的工作作风对编辑来说尤为重要。选择来稿时,对达到录用标准的稿件,仍要认真推敲,对疑问处要与作者讨论,找到合适的表达方法,切实把好质量关,把差错消灭在期刊出版之前,以确保出版质量。巴金对待工作非常用心,从不迁就。“对待译文,巴金十分认真。他自己的翻译就是字斟句酌的。对别人的译稿,也在审阅、校对过程中反复推敲,力求完善。只要读起来感觉句子不顺或者一个词有问题,一个字不确切,就花很大力气,查阅几种外文版本和字典,审慎地推敲修改,一丝不苟。”8

“即使终生默默无闻坚守着编辑的岗位,认真地工作,有一天也会看到一个人的生命开花结果。”9巴金的编辑实践启发我们:不仅要有熟练的编辑技能,还必须在所涉及的专业领域中刻苦钻研、善于思考,才能真正编辑出经得起时代检验的作品。

三、无私品格——“一切以作品说话”

编辑的价值主要是通过服务读者和作者来体现的,而作品则是编辑工作的核心与抓手,是编辑与读者、作者联系的纽带。巴金认为编辑应该处处想到作者和读者,怀有公心,不为名利。

(一)把心交给读者

巴金提出作家应提高读者意识,“把心交给读者”,虽是针对作家而言,其实也适用于编辑。强烈的读者服务意识始终主导着他的编辑方向。他认为,编辑必须尊重读者的意见,编辑出版作品的质量应交给广大读者评判,而不是自我吹嘘,应该“把书推荐给读者,请读者作评判员”10。巴金对读者的尊重还体现在他对读者反馈信息的搜集与编读互动上。在信息并不发达的年代,读者来信就是了解作品质量与影响的一个重要判断依据,对于这一信息源,巴金十分重视,只要有读者来信,他必定及时回复,以增强互动,了解信息,调整编辑思路。他晚年还批评一些编辑对作者、读者漠不关心,自以为是,有了“衙门”“出版官”高高在上的习气。

编辑作为文化出版的把关人,在真诚服务读者的同时,必须引领先进文化方向,这是编辑出版的社会责任担当。巴金真诚无私的人生品格也体现在编辑出版的社会担当与对读者的态度上。20世纪30年代,中国文化出版经济效益并不高,很多经典名著、新文学作品并不畅销。尤其是新人新作,鲜有问津。但是,巴金把文化出版的意义与社会责任放在首位,坚持把更好的作品介绍给读者。巴金在“文学丛刊”开篇语旗帜鲜明地阐述编辑宗旨:“我们可以给读者担保的,就是这丛刊里面没有一本使读者读了一遍就不要再读的书。”“在定价方面,我们也力求低廉,使贫寒的读者都可购买。” 他的目标就是把高质量的文化作品推荐给读者。有些书经济效益不高,巴金想方设法节约成本,他在主持文化生活出版社期间,从未领过薪水,在出版困难时,他甚至还拿出从别处得来的稿费补贴社里。

(二)编辑同作者应当成为密切合作的朋友

作者是否愿意把自己优秀的稿件交给编辑,很大程度上源于编辑的人格魅力。巴金认为编辑与作者是平等的,对作者需要尊重与爱护。“刊物的编辑部也应当以细心、周到和热情的态度对待来稿,而且有责任帮助和培养青年作者,把一批一批成熟的作家送进我们的‘文坛’。”11在文章的删改上,编辑需要尊重作者的创作权与保留权,要十分谨慎,如有改动需要真诚地沟通,才能团结他们,得到支持。他当编辑的时候,总提醒自己:“要小心啊,你改别人文章,即使改对了九十八处,你改错了两处,你就是犯了错误。”12

真诚热情的态度,使巴金的工作得到了作者们的大力支持。他的身边团结了一大批作家,既有名家也有一般作者。巴金主持文化生活出版社期间,“鲁迅先生对它的扶掖和关切,不仅把晚年的全部著译交给了这家出版社,还对书的装帧、设计、插图等等给以热情的指导,连对出版社的资金周转也表露出诚挚的关怀”13。年轻的作者也主动找出版社编选作品。许多新老作者、译者主动供稿。源源不断的来稿大大提升了编辑产品的质量,推动出版社迅速发展。许多出版社出现的稿源荒,在巴金这里并不曾出现。

编辑工作中,巴金总能以敏锐的眼光不断地去发现新作品,培养新人。在培养作者上,巴金花费了大量时间,如指导青年作者的文学创作等。“他对像我这样的青年学徒,又给了许多鼓励,许多关怀。从写作方向,谈到生活积累,从文艺必须唤起民众的爱国情绪,到艺术魅力之不可忽视,否则,作品就不会发生社会力量。他还问及生活等各个方面的细枝末节。”14编辑不仅需要发现作者,同时还要善于帮助作者不断冲破束缚创造潜能的桎梏,以作品为媒介,为他们创造条件,充分发挥他们的创造性。

“处处想到作者和读者,没有私心,不为名不为利”15,这样的思想主张始终贯穿着巴金的编辑生涯,也是巴金出版实践屡获成功的关键。他以崇高的责任感与使命感,在编辑出版岗位上充分发挥引领与创造作用,培养了大批的作者,让更多的读者从阅读中受益,用知识分子的真诚与无私守护思想阵地与精神家园。


相关文章

【上一篇】:英雄叙事的文化使命
【下一篇】:英雄叙事的文化使命

版权所有:留学生编程辅导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