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inghelp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其他

日期:2021-01-07 11:22

阿慧的老家是位于豫东平原的周口。每年9月左右,她的老乡都会远赴新疆摘棉花。几年前,在回县城老家的客车上,阿慧偶遇了三位摘棉返乡的中年妇女。她们在车厢内的笑谈,引起了阿慧的注意,并吸引她到新疆拾棉花,亲身体验老乡们的异地生活,“那天与三姐妹的相遇,似一朵潜隐的白棉花,在我的心里悄然吐絮了。”

经过一番准备工作后,阿慧终于顺利抵达了新疆,开始了自己既欣喜又苦涩的追随之旅。她认真观察、深入体验,和摘棉工们同吃同住同劳动,用真心真诚获得她们的信任,从而获得了丰富、真实的写作材料。从2014年入疆,到2020年作品出版,阿慧认真打磨了6年。借助非虚构的形式,阿慧用质朴而灵动的语言,把若干真人实景呈现在我们面前。同时,她在故事讲述的间歇,还用细致的笔触描绘了新疆的风光。

受惠于作家兼河南老乡的身份,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新疆当地作家为她提供了不少便利,使她在新疆的行程非常顺利。饶是如此,在亲身体验的过程中,阿慧同样也得遭受各种不便、难题和挑战。临时体验的阿慧尚且如此,那些摘棉工的生活会是怎样一番艰辛,由此便可见一斑。

在疆期间,阿慧先后辗转于兵团四分场八连、六分场二十八连和玛纳斯六户地等地。这三处聚集着她的周口老乡,便于阿慧和她们的交流和融入,而这本来也是阿慧的写作初衷。这些老乡,也因此成了这部作品的主人公。她们的笑与泪,也随之被呈现出来。

初入棉田,阿慧就感受到了新疆太阳的威力,“那光芒如同千万根烧红的钢针,扎得我的眼睛一阵阵热麻麻的痛。”但对于摘棉工来说,这还没她们刚来时热。尽管她们全副武装地保护自己,却仍然免不了被晒伤。及至傍晚,寒气又扑面而来,这些摘棉工又开始加衣服,毛衣、棉袄、军大衣等依次穿上,用来抵抗寒冷。不久,新疆就下起了雪。野外温差大,就是这些摘棉工置身其中的工作环境。

在摘棉花的过程中,这些摘棉工也要应付各种疼痛和不便。为了减少疼痛,瞿美娟跪着向前爬,一寸寸地挪;付二妮的手指甲只有两个尚好,其他八个指甲盖都掉下去了;刘欢或弯腰或蹲着,都感到不畅快。她们三人的感受应该是这些摘棉工的普遍遭遇。为了节省时间,她们匆匆地在地头解决午饭,然后迅速投入到劳动中。晚上回到住处,她们需要在热水里把手泡软乎了,才能拿得动筷子。由于条件太差,她们已经40天没有洗澡了。饶是如此,她们在笑谈间,仍然显示出幽默与爽朗。在紧张的劳动之外,摘棉工也会在集日的时候去赶集,使自己的身心得到舒缓。

具体负责这些摘棉工后勤的,是招工的人或地老板,也是河南人。在《大地的云朵》中,阿慧对他们的付出也进行了书写。他们既要安排和负责摘棉工的饮食和住宿,还要应付各种不期而至的疾病和意外,也尽量满足她们的个体需求。这同样是一项重复、繁琐而重要的工作。

在描述和展示摘棉工的摘棉情景和日常起居之外,阿慧还以个案的方式,呈现了32朵“花”的人生故事。这些故事充满了悲欢离合,诉说着人生的坎坷和生活的艰难,也流露着人生的温暖和生活的温馨,充分展示了底层民众生命的韧性和心灵的光彩。其中,赵月清、房明、刘明、任二超是移民或兵二代,在新疆大地书写了个人和家庭的奋斗史。这些能吃大苦、乐观隐忍的河南人,生动地演绎了河南人吃苦耐劳、踏实执着的精神气质,展现了河南形象。

在这部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作者阿慧多次写到自己眼角潮湿或眼泪流出。这显然不是作者对自己的刻意美化,而是客观反映了这些摘棉工带给自己的情感冲击。作者或由于摘棉工的劳作强度大、生活条件差而生出同情,或为这些摘棉工的不幸遭遇而感到悲愤,或为他们的坚韧乐观而感动。

历史典籍记载了河南与新疆的交往史。通过棉花,河南与新疆再次建立了紧密联系,为两地交往史写入了新的当代故事。随着机器采棉将要替代人工摘棉,这段因棉花而起的故事也将告一段落了。在这个意义上,阿慧《大地的云朵》的写作是及时的,发挥了写作见证时代、留存记忆的功能。更重要的是,这是一曲女性赞歌,也是一曲河南赞歌。阿慧的写作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群体,更看到了河南。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留学生编程辅导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